2020年12月31号网易发布公告称一审胜诉,称一审胜诉,然而没有判决书咱也不敢乱说。直到前几天看到了(2019)粤03民初2157号的判决书,才准备读完分析一波。

这篇文章纯属摘录我读完判决书的一些想法,以及记录一些判决书中值得深究的地方。还是建议大家读一遍判决书,感受一下法院断案有理有据的逻辑展开(

微软和网易的授权协议


可以看到,微软是保留了通过官网和Win10商店等渠道,出售Minecraft国际版的权利。实际情况中,也是可以通过官网(地区选中国)和Win10商店(国区)买到Minecraft国际版的。而同时,微软给网易的许可是“发行中国Minecraft”,因此从合同文本讲,网易没有权利阻止中国用户游玩Minecraft国际版。至于打击国内的国际版服务器,完全属于其越界行为。

庭审中网易方说:“授权费远高于5000万”。结合文书可以得知,总版权费至少花了2.5亿。(本来我是感觉网易肯定会亏本,直到我看到游戏商城里千倍暴击拿出来卖RMB)

声明:Minecraft的简体中文翻译均由志愿者完成,网易并未参与。
(不过网易为了说明他们的工作,这点可以理解)
(网易曾经,可能为了过审,对游戏内翻译进行了一些修改,如 你死了→你失败了,但从1.14版本开始,Java版都是直接使用国际版中文翻译的。至于基岩版,经过我们和网易的沟通,已尽量确保在新版本使用标准译名)
(按照文书上确实有两种断句,但庭审时网易代表说的是内容翻译)

网易拿软件去公证代码抄袭,但是因为用的是电脑版,版本号不一样,而且没提出计算机软件侵权,于是被拒了。但至少能够实锤,迷你确实抄袭代码了。

迷你方提出的反驳

“国内玩家通过正常的网络渠道不可能接触到游戏的内容”,这句话迷你方在瞎扯。

今天才知道,Mojang AB和Mojang Synergies AB是两家公司。嗯,Mojang Synergies AB是管版权的,中文名叫“我的世界协同公司”,谁知道怎么翻译出来的。


这里是对(2018)粤73民辖终86号的管辖权纷争的回应,被告上诉时对管辖异议有一条是指出,上海网之易公司是进口方、运营方,因此原告之一网易公司没有诉权。

《我的世界》和《迷你世界》游戏对比

这里有个很有意思的时间线:
网易在2017年8月8日和9月29日做了两次公证,两次公证都公证了mc和迷你的游戏画面。这中间,网易在8月8日公证完,要求留存APP后续供使用。而迷你玩在反驳的时候也提到这一点,说网易没有格式化手机,证据无效。网易也拿出如图的公证处说明,证明这期间没有改动过游戏。
那么,为什么网易不一次做完公证,而且要求留存APP供第二次使用呢?为什么不直接格式化再操作一次,还让公证处出具了说明,不是很麻烦吗?

挖了以下历史,可以发现:2017年9月15日Minecraft中国版上架App Store,2017年9月20日Minecraft国际版下架。可见网易此举是为了赶时间上架中国版,因为要下架国际版,所以要在之前留存APP。9月29日进行第二次公证的时候,已经无法从App Store下载Minecraft国际版了。
由此可见,Mojang和网易准备证据这件事实属迟了,甚至有些仓促。

携带版中“深色像树叶”这样的错别字在提交证据的时候改过来了,但“阶梯”这股机翻味还在。以及,“錾”字确实很生僻。

法院认定:玩家的评论是判断用户混淆的重要依据。




关于Minecraft的表达方式和迷你世界的侵权认定,有理有据。

赔偿金额

文书中关于金额的计算有3页,就不贴了,可以去看原文的58-60页。

iOS渠道下载量1757.6万,利润207万美元合1426.23万元
iOS分成70% 收入1426.23万/0.7=2037.47万元

注册用户4亿(还是迷你自己宣传说的),安卓苹果各一半
20000万/1757.6万=11.38倍

安卓渠道下载量2亿,收入2037.47×11.38=23186.41万元
安卓分成0.46 收益23186.41万元×0.46=10665.75万元

总获利1426.23+10665.75-5261=6830.98万元
按比例赔偿6830.98×0.309=2110.77万元

这里我是真的没明白……合着法院是认为:iOS用户2亿,下载量1757.6万;安卓用户2亿,下载量2亿?
然后收益是按照下载量计算的而不是用户数计算的,就很离谱。

如果真的是公平原则,法院认为安卓苹果各2亿,就应该认为安卓收入等于iOS,算得安卓的利润只有937.24万元
这样来看好像确实如迷你所说“处在盈亏平衡线上”

换一种算法,迷你玩说自己的月平均用户消费金额3分钱,30个月/2×0.03×4e8×(0.46+0.7)/2=1.044亿元。这样算的的结果可能更接近真实情况。扣除成本,似乎也是“处在盈亏平衡线上”。

总之,个人认为法院对赔偿金额的算法有些古怪,迷你玩可能会对此做文章,再次上诉。

另外迷你玩的这一点被采信了,按照侵权比例计算赔偿金额。

其他主张

除非网易当庭拿出证据说:“我们公证了最新版本的迷你世界,还是有很多抄袭我的世界的元素”,否则迷你世界下架不了。而且迷你玩就算一开始直接照搬MC的物品和数据,现在总会改掉了。所以让迷你下架还是有很大难度的。

不知道迷你玩提交了京东云拿下教育版的报道,是做什么用的。



最后,微软是会分钱的。(以及Mojang AB就是我的世界公司了,Mojang=Minecraft,佩服)

更新

2021年7月27日,(2021)粤民终1035号案件在高院开庭了。双方再一次围绕几个焦点进行辩论。

第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,网易提出了“甘蔗的代码是reed即芦苇,外观错误地做成了甘蔗,而迷你的细甘蔗代码也是reed”。

对于迷你提出的“网易希望对这些现实存在的东西的改编权进行垄断;迷你用的都是现实生活中的特性”来混淆视听,网易一并回击“甘蔗只能种在水边和可以合成纸,对应的都是芦苇在现实生活的特性,迷你中也是”。

另外网易提到“迷你中的电石英文名竟然是redstone”。可见迷你当初抄了多少代码。不过网易依旧没有以抄袭代码来起诉(不好认定),而是借用这个来确认元素抄袭的事实(双方都提到了,游戏内容是需要代码来驱动的)。

第二个要点是,迷你试图推翻自己之前主张的“即使侵权也应该按照侵权比例计算赔偿金额”,认为“元素比30.9%不等于元素对游戏的贡献比,玩家创作的内容也对游戏名声有帮助”,网易直接回怼“你是抄我的东西来卖,玩家创作的内容中也有那么多是侵权的”。

三,网易提出了下架处理,认为迷你在接到判决后只移除了26个元素,表明侵权元素是游戏的核心,移除之后游戏就玩不下去了,根据广东高院的规则,无法移除侵权内容的可以下架处理。

四是迷你收入推算问题。网易根据数据推算苹果每下载收入1.16元。迷你有4亿用户,去掉苹果1750万,应该认为安卓有3.825亿用户。最终收入至少2.18亿,应该赔个1.67亿,我只要求5000万很合理。迷你说App Annie的收入是根据收入模型推算的,一个欧洲公司无法得到国内应用真实数据的;另外安卓和苹果用户的付费习惯不同。不过迷你至今仍未提交后台真实收入,那只能参考网易提供的证据了,或者说由法院酌情判定。

五是法理外的辩论了。迷你说“人类的进步靠的是模仿”,对网易的模仿不违反著作权法;此外引用一封小学生来信说“我知道游戏的中文名是迷你世界,英文名是mini world”,以此来反对网易说构成混淆。网易最终陈述的时候反驳说“人类的进步靠的是学习”,“我们在16-17年努力拿游戏版号的时候迷你却抄我们的赚钱”。

迷你最终陈述的时候离谱上天了,摘录一段原话:(血压升高警告)

我们想说的是本案当中,我们要注意到,表面上涉及的是网易公司和迷你玩公司,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涉外的案件,涉及的是《迷你世界》作为一款国产的原创游戏,和来自于美国的《我的世界》这款游戏。我们一定要有文化自信,现在不是十年前,更不是二十年前。国产游戏达到4亿用户,不能够想当然的认为一定是抄袭别人。当然我们也认可《我的世界》在国外有代表性,但是我们能不能得出《迷你世界》抄袭的结论?不能。我们一定要有文化自信。

本案中我向法庭展示的是很多的青少年玩家给迷你玩公司的来信,这样一个来信,本公司非常珍惜,所以都把它保存下来了,对于现在的人而言实际上带有一定的艺术性。所以《迷你世界》当中承载的不是迷你玩公司本身的独创性有多少,最重要的承载的是上亿青少年用户的创造力。他们利用迷你玩公司提供的资源、提供的工具,在这个平台上进行无限的创造。这是沙盒游戏最本质的特点。所以我们认为,有些玩家说,所谓“迷你不倒,我们不散”

最后一点,《迷你世界》正如网易公司所举证的,迷你世界已经走出海外。网易之所以要提起本案的诉讼,就是因为《迷你世界》在国内已经站住脚,而且走出海外。在这种情形之下,如果说法院不考虑本案具体的实际情况,像一审判决一样糊里糊涂地去认定构成类电、糊里糊涂地去认定种类相同,我认为可能会带来很多不良的影响,对于《迷你世界》作为一款原创的游戏走出海外也会产生影响

现在不是十年前,这种盗版作为文化自信的借口已经行不通了。网易是要起诉你,免得你把中国人的脸丢到外国去。

文化自信:
迷你世界 X
文言MC √

迷你不倒,我们mc玩家不会散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